博尔塔拉蒙古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互联网运营 >新闻内容

网站建设多少钱?一个网站建设费用大概需要多少?

2020年09月29日 18:13

一个网站建设费用大概需要多少

  1.网站服务器空间及域名费用

  2.网站 设计费用,一个专业的网站制作公司都有成熟的网站设计团队当然在这时 候会有人工费用

  3.网站内部独立的版块的插件费用

  4.网站备案费用

  5.网站的后期维护费用,一般企业站做好之后都是交给制作公司去维护的,当然维护期间每年都会收取相应的费用

  6.再就是网站建设的费用,这也是重要的一项费用了

  网站公司的费用收取都是按照以上这些版块定的,当然了这并不是一定的,有些公司会有别的业务比如网络推广的业务也是可以选择的,而且不同的建站公司收费也不一样。

网站建设价格多少钱

  几百块钱可以做一个,一千多也可以,一万也可以,甚至上百万的,看自己的网站需求的,功能不一样的价格不一样。

  网站建设多少钱?

  关于网站建设的费用这个是没有具体标准的,空间费用要看你选择什么样的服务器,一般企业的200~800就可以了,域名费用一年50左右,关键的是网站的制作费用,网站有门户网站、政府网站、商城网站、营销型网站、企业网站、工具网站、素材网站,这个得根据你需要实现什么样的功能、网站的复杂程度来确定价格,价格从几百到几百万不等。


关键字:

相关推荐

长租公寓狼狈的现状,真的全都归结于疫情吗?

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,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,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,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五月,天气渐暖,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,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疫情发生以来,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。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,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,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,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“洗牌”。为什么被誉为“风口上的猪”的长租公寓,现在变的如此狼狈?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?在租客网看来,并不是。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,任谁都想来啃一口,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,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,瞬间成为香饽饽。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,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,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、融资难度大的局面,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,没有房源就高价抢,没有人才,就重金去求,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,风风火火而来,冷冷清清散去,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。在租客网看来,疫情只是“催化剂”,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。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?确实,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,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,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,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?回顾近代史,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。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。01政策落地2020年,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,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。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;营业税简化征收;商改住、工改住等,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,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。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,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,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,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。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,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。住建部明确表示: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,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。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长租租赁行业,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,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,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,客户群体精准,衍生的行业多,经营可以无限扩大,发展前景广阔,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,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。

2020年05月11日 11:30

美国海军力挺"罗斯福"号原航母舰长复职

美国官员24日说,美国海军高层已经向国防部长建议,恢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核动力航空母舰原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的职务。克罗泽先前因舰上暴发新冠疫情而致信海军高层“求救”,遭时任海军代理部长以“判断力低下、上报程序欠妥”而解职。【提议复职】美国海军先前就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疫情作内部调查,调查眼下已经完结,但尚未对外发布调查结果。美联社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为消息源报道,海军作战部长迈克·吉尔戴已经建议,将克罗泽官复原职。吉尔戴21日先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·米利会面,24日与国防部长马克·埃斯珀会面提交建议。按美方官员的说法,埃斯珀表态会考虑海军建议,但在做决定前要求海军暂时不要对外发布消息。埃斯珀发言人乔纳森·霍夫曼24日早些时候暗示,防长对这件事持开放态度,“他基本倾向于支持海军领导层的决定”。不过,《纽约时报》首先报道吉尔戴提议为克罗泽复职的消息后,多家媒体跟进报道,霍夫曼随后发布正式声明,称埃斯珀仅从吉尔戴听取了“口头汇报”,希望看到调查报告的文本后,与海军高层会面“讨论后续步骤”。美联社报道,尽管海军方面的建议尚未公开,但预计关联单独舰只与舰队的内部上报和领导机制。就舰长克罗泽致信海军高层一事,舆论一直关注海军领导层是否反应过于迟缓,以及高层将领是否有人应当承担面对求救而不作为的责任。一名高级防务官员说,海军的调查覆盖跨时区、跨部门通讯的复杂时间线,埃斯珀希望确保这份报告足够详尽,并经得起推敲。【国会支持】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、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亚当·史密斯敦促埃斯珀为克罗泽复职。“尽管克罗泽舰长在舰上面临健康危机时采取的行动过激、不完美,但有一点很清楚,他那样做只是为了保护船员。”美国海军24日说,停靠关岛的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官兵已全员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856人检测结果呈阳性,其中4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,一人死亡。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航母3月24日发现舰上3人感染新冠病毒,此后确诊人数逐渐增加,于3月底抵达关岛停靠。时任舰长克罗泽3月30日致信美国海军高层,要求让舰上官兵尽快上岸接受隔离和检测以遏制病毒传播。信件内容经媒体披露后,美国军方决定从舰上大规模撤人。4月2日,时任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·莫德利解除克罗泽的舰长职务。莫德利随后飞往关岛对舰上官兵严厉训话,批评克罗泽“幼稚、愚蠢”。训话录音曝光后,莫德利公开道歉,继而辞职。埃斯珀最初支持莫德利解职克罗泽的决定,称那是“非常艰难的决定”。不过,军方其他将领,包括吉尔戴反对,认为应当首先开展调查。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在事件之初抨击克罗泽,认为他上报的备忘录“糟糕”,但不久后即转变态度,称不想毁掉一个可能刚刚“度过糟糕一天”的人。

2020年04月27日 01:27

游戏公司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 政府和社会一起亮红黄牌

江苏省消保委近日发布了未成年人游戏充值、直播打赏调查报告,对虎牙、斗鱼、哔哩哔哩、花椒、酷狗以及和平精英、王者荣耀、第五人格、开心消消乐等18家直播平台及手游APP调查发现,存在实名认证、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,诱导打赏等问题。从江苏省消保委的曝光来看,情况不可谓不严重。例如,本次调查中9款游戏均可以通过其他账号如微信、QQ、邮箱、手机号码等注册或点击授权直接登录,实名认证流于形式。斗鱼、TT语音在个人资料中即使填写了未成年人年龄信息,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,必须手动设定。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,这些直播及手游平台并没有将对外宣传的“青少年保护”放在心上,各项操作程序频频出现“后门”,让懵懂青少年可以轻易登录。而之所以出现如此现象,或许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,相比于成年人用户,青少年用户更容易成为直播及手游平台的“优质客户”。在直播、游戏等五花八门的诱惑下,缺乏辨识能力和自制力的孩子很容易沉迷其中,一方面耗费大量时间、精力,造成自身身心受损,另一方面则会让不知情的家长蒙受经济损失。“防沉迷系统”失灵,本质上还是直播及手游平台的利益天平失衡。其实,对于青少年“防沉迷系统”,不仅现有的认证程序可以起到作用,还可以通过诸如人脸识别等“实人认证”方式,进一步起到防火墙作用。但是,如果部分直播及手游平台本身就存在运营考量上的过度逐利,那么任何平台自律及创新都会沦为空中楼阁。显然,面对“防沉迷系统”失灵,来自外部监管的强化更为重要。从政府监管层面而言,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《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》,已经明确了对青少年使用网络游戏的相关限制,面对江苏省消保委所曝光的部分手游企业无视规定行为,有关部门应尽快追究其责任。当然,对于青少年的游戏、直播“网瘾”治理还可进一步扩大覆盖领域,将直播等各类上网形式都涵盖其中,明确要求所有网络服务平台都应设立针对未成年人的“防沉迷系统”,不得存在例外,从而构建更为完整的青少年保护网络。此外,激活社会监督力量,也是推动对各类网络平台履责的重要手段。类似于江苏省消保委的社会监督案例应该加以推广,各地消保委、青少年保护组织等应加大投入,对青少年上网问题进行常态化监督,通过调查、取证、曝光、向有关部门投诉、为民众提供公益诉讼等各类途径,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。可以设想一下,如果直播、手游等平台时刻处于无数双“眼睛”的紧盯之下,其打监管擦边球的行为是否会逐步收敛?而对于包括直播及手游在内各类网络平台的违规行为,监管部门不妨探索以红黄牌制度矫正。根据网络平台在青少年保护上的不作为乃至违规,根据其情节严重程度,分别予以曝光、约谈、强制性定期下线乃至永远下线的处罚,让网络平台明白监管红线不可逾越,侵犯青少年权益的行为将付出沉重代价,从而不敢逾越。如果平台自律不到位,政府和社会不妨形成监管合力,一起亮出“红黄牌”

2020年04月21日 02:29